• 赵匡胤为什么用玉斧划大渡河说 “此外非吾有也!”_人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7-31 05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隋末唐初洱海地区小国林立,互不役属,其中有六个实力较强的小国,被称为六诏,分别是:蒙?诏、越析诏、浪穹诏、?赕诏、施浪诏、蒙舍诏。蒙舍诏在诸诏之南,称为"南诏"。在唐朝的支持下,南诏先后征服了 西洱河 地区诸部,灭了其他五诏,统一了洱海地区。

唐宣宗年间,唐与南诏的关系开始变得紧张起来。859年,唐与南诏之间发生了因为唐宣宗与南诏王丰?先后死亡所产生的礼仪之争,导致了唐与南诏关系的彻底破裂,自此拉开了大规模三十年交兵的序幕。大唐与南诏之间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,最终将南诏与唐朝一同拖入了自我毁灭的深渊。

《新唐书?南诏传》记载:“唐亡于黄巢,而祸基于桂林。”也就是说:宋朝认为唐朝灭亡的原因从表面看是黄巢起义,但实际原因是由于将徐州的驻军调往桂林防守南诏的进攻,从而导致唐朝的灭亡。这种认识在宋朝统治阶层的思想中根深蒂固。以至到后世的统治者将唐朝的灭亡直接归于南诏,

“太祖鉴唐之祸基于南诏。”对宋朝制定对大理国的政策有着根本的影响。在这种认识基础上,当初宋太祖赵匡胤制定了以大渡河为界,不与大理国来往的基本国策。

据《宋会要辑稿》记载,“上谕辅臣曰:‘蛮夷桀黠,从古而然。唐以前屡被侵扰入川,属自太祖兵威抚定,以大渡河为界。’”宋朝翰林学士朱震言:“大理国本唐南诏,艺祖鉴唐之祸,弃越诸郡,以大渡河为界,欲冠不能,欲臣不得,最得御戎上策。” 李京《云南志略》记载:“宋太祖乾德三年,王全斌克蜀,欲因取云南,太祖止之曰:‘德化所及,蛮夷自服,何在用兵’。”杨慎《滇载记》述之更详:“王全斌既平蜀,欲因兵威取滇,以图进于上;太祖鉴唐之祸基于南诏,以玉斧划大渡河:‘此外非吾有也’。由是云南三百年不通中国 (内地) 。”

其实,在赵匡胤开疆辟土创立大宋王朝(960年)时,23年前的937年西南的南诏就已经变成了大理国。但赵匡胤依旧将大理国视为南诏,对大理国产生了极度的恐惧心理,深怕与大理国联系引来灭国之祸,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宋朝与大理国关系的疏远。

大理国1253年蒙古军队灭掉,共经历了317年,与宋王朝相始终。三百多年间,大理国与宋朝关系方面比较疏远,责任不在大理国而在于宋朝统治者,以"尊王攘夷"之旨累累拒绝大理国的友好、朝贡、通商的请求,造成大理国与宋朝之隔离。